广东省侦破全国最大微信红包赌博案 涉案金额

广东省侦破全国最大微信红包赌博案 涉案金额

  绘图 简仁山

  春节就要到来,微信“抢红包”方兴未艾,吸引了数以亿计的手机用户。值得注意的是,原本是与移动社交相结合的一种娱乐方式,在一些地方却悄悄“变了味”,成为可随时随地开赌的虚拟聚赌平台。

  不久前,揭阳警方就侦破了一宗利用手机微信红包开设赌场案:涉案团伙利用手机微信开设多个微信群,每天从14时至次日凌晨4时开赌,平均每2分钟就发出1个红包,每天参赌的涉案金额高达80多万元,光是参赌的微信昵称就多达2480个,该案涉案金额高达1.2亿多元,是迄今全国涉案金额最大的一宗微信红包赌博案。

  1.平均每2分钟发出1个红包

  该团伙操控的赌博群一共有4个,每个群参赌的方式都不一样。每天从14时至次日凌晨4时,每个赌博群都处于繁忙的状态,每天参赌的涉案金额高达80多万元。

  涉案金额高达1.2亿元的微信抢红包赌博案,是由警方侦办的另两宗案件牵出来的。

  2015年9月18日21时许,揭阳普宁警方在辖区抓获嫌疑人张某安,其涉嫌利用网络开设赌场。张某安交代,从8月初开始,他和在逃的“阿猛”合伙在微信建立了一个群,群名叫“本色578”,以微信“抢红包”的方式进行赌博,输赢方式以抢到的红包尾数论。群主会从每个红包内提取56元作为“水钱”。截至落网其已从该群中“抽水”获利共78400元。

  两天后,普宁警方又获悉一条微信赌博线索,方式是“斗牛”。警方循线出击,先后抓获了以“斗牛”方式供人赌博的林某龙、詹某勇。两人交代,他们总共有6名合伙人,在微信群“潮人菜市场”里以提供“斗牛”方式供人赌博。赌博方式为:由群成员下注,以抢中红包最后两位数字的总和为“斗牛”的点数,每轮下注的金额为30元—50元不等,赔率为1倍—10倍。

  在审理这两宗案件的过程中,揭阳市公安局治安支队经扩线深挖,确认案件背后还有一个更大的微信红包赌博团伙,群主昵称为“黑人牙膏”“牛郎”。

  这个更大的微信红包赌博团伙,究竟有多大?

  警方监控发现,该团伙操控的赌博群一共有4个,群名分别为“全国同学会”“红旗”“北京赛车”“世纪”,每个群参赌的方式都不一样。每天从14时至次日凌晨4时,每个赌博群都处于繁忙状态:平均每2分钟就发出1个红包,每天参赌的涉案金额高达80多万元,光是参赌的微信昵称就多达2480个。

  以“牌九”规则为例,开赌之后,庄家会发出赌博具体规则,说明赌局正式开始,参赌者开始下注;待所有参赌者押定后,庄家会叫停;接着庄家发1个红包,里面分5个随机金额的小包;参赌者随意打开1—4号小包,庄家打开5号小包进行赌博比拼。输者直接用支付宝或微信转账功能将钱转给群里的财务,而赢者需截图给财务,财务收到后就转账给赢者。

  有时候,群里也会出现意见不合双方开吵的情况,一有这种情形出现,群主就会站出来维护秩序,比如“愿赌服输”“再发牢骚的就踢出群”等。

  这些赌博群中群主是谁?庄家是谁?参赌的人都有谁?揭阳警方依托合成作战平台,迅速抽调治安、网警等民警,经过两个多月的侦查,发现这是一个家族式犯罪团伙,成员分工明确,有群主、管理人员、财务人员,参赌人员通过“人拉人”、亲友介绍亲友的形式加入群内,赌徒遍及华南地区,主要集中在广东、广西、福建等地,团伙的主要庄家则分散在揭阳、汕头、深圳、惠州、东莞等市。

  2.如何固定动态证据成最大难题

  民警没收了两部手机一看才发现,原来群主开设了几个赌博群,每个群里赌博信息量都很大,业务十分繁忙,几乎无暇切换,所以只能每部手机各自监控,同时操作。

  办案民警告诉笔者,如何及时打击该团伙最大的困难在于固定动态证据,印证虚拟身份与现实身份,确定网上犯罪。换句话说,就是将从网下获得的线索拿到网上进行印证;将网上赌博转向网下进行核实;从虚拟世界转向现实社会进行调查;从网络昵称转向真实身份进行确认。

  手机网络的快捷性,决定了侦办这类新型赌博犯罪难度之大:“打早了不行,打晚了也不行,因为要固定动态证据;不同时行动也不行,因为牵一发而动全身,这边动了,那边马上就会收到风声跑了。”办案民警告诉笔者。

  为了确保全链条打击,办案民警辗转在揭阳、深圳、东莞、惠州和汕头等地调查取证。2015年11月24日,终于确定主要犯罪嫌疑人居住在深圳龙岗;次日,警方对主要犯罪嫌疑人进行跟踪布控,确认其具体的落脚点;26日确定行动,代号就叫“危险的红包”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9753qp.com/shoujidouniu/weixindouniudaili/20190104/411.html